青年作家网-最专业的副刊投稿软件-网上投稿-投稿系统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29|回复: 0

那片麦田

[复制链接]
王子营 该用户已被删除
王子营 发表于 2017-4-11 17: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片麦田
楼下有一片麦田,长势并不好,黄一片青一片的,要不是春里这几场小雨,恐怕比这还要差些。这是一片开发区,土地早被征了的,已经闲置了好些年,大部分被建筑垃圾覆盖了,这一片麦田还好,一定是邻村的农民看着撂荒可惜,就种上了麦子,也算是垃圾场里的一片风景吧。
可是,我知道,没水灌溉,靠天收,能有多少多少收获的?因此,很少见有人来管理。主人的心思定是有一搭无一搭的,并不指望它,能收点就收点,不收也无所谓。于是,我就推测,这片地被征前一定是主人家的,已经拿了征地款的,还在种,只是觉得闲置着可惜,心里不忍,划拉上,多少得收些,总比长一地野草强。而征家呢,临时不开发,对于种上麦子的这片地也不问不闻。当然,要是开发的话,随时都可能毁了这片麦地,主家和征家也不会有争执,应该是这样的。
    这么想着,我不知该高兴还是难过。地,历来都是农民的命根子,土里刨食,养活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地里不收年年种,地有可能亏欠人,人从不亏欠地,一年到头在地里忙活,这就是农民对土地的感情。如今,地在农民的心里没那么重要了,对地的感情就淡了些,因为,地里种出的粮食不是缺物了,不值钱了,一亩地一年收不了个千儿八百的,还不如干劳务,干劳务干一个月,怎说也挣个三四千吧,能顶三四亩地收入。说真的,现在,农民种地,谁也不指望地里的收入,很少有劳力在家种地的,都是妇女和家里的老人在搭理,农业机械化了,耕种、收获都是机械,花个百儿八十的,能给送到家里,这应该是好事还是孬事呢?我说不清,只是觉得和土地的感情淡了,有些委屈了土地。
    刚分地那会儿,农民对土地感情的深厚,天天在地里,有时候老婆孩子齐上阵,特别是耕种、收获的时候,满坡里都是人,年轻力壮的劳力是主力军,妇女孩子帮衬着,老年人也闲不住,在场院里忙活,那个场景时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在我家里,娘是干活的主力,平日里,一家七八亩的地都是她一个人,只有到了星期天,俺们三个孩子才帮她搭把手,这也是她最高兴的时候,特别是下洼种地,离着二十多里路呢,平日里都是她走着去,鸡叫三遍就起来,下午回来到摸门子,空手来回还好些,回来再背着一大包东西,真是受累了。因此,娘总是盼着星期天,特别是盼着我回来,赶着车拉着她下洼干活,这也是她最开心的时候,坐在车上很享受,说像是旅游……
    如今呢,娘也走了好几年了,洼地也没了,都被占了,上了些小化工企业,地上地下污水横流,空气都变了味道,半夜里能把人熏醒,农村人的话,又偷着放毒气了,要是不赶紧起来关窗户的话,人就恶心、呕吐,后半夜别想睡了,最厉害的一次,早晨起来发现,树的叶子全落了,这可是在夏日里,不是深秋,树都被毒气熏死了。还有地下水,三百米的深井,有时候水是乳白色的,有时候又变成茶叶色,人们照样喝,只是味道有些不好。有时,我就想,人的生命力真是顽强,百毒不侵,啥环境也能适应,比那些树呀、鸟呀强多了,愿不得人是高级动物,是地球的主宰呢,适应环境能力特强,很符合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理论,当然,这是玩笑话,还有些虫子,适应环境也特别强,我曾经做过一个恶作剧,在玉米地里捉了一条青虫,把它放在纯药里看它的反应,不知是药假还是虫子的抗药能力强,虫子在药水里很欢快地游动着,半个小时都没死,把它捞出来,依然在地上爬……
望着眼前这片麦地,突然就想到这些,这片麦地几年后,也许成为一座豪华的楼,表面被硬化成为路,或是被掏空成为储藏室和地下车库,那时候,地就彻底被埋了,边边角角或许好些,成为绿化带或是草地,还保持着些原来的颜色,只是不产粮食了,成了城市的陪衬。因此,对这片麦地,觉得很难得,和周围那些被建筑垃圾覆盖的土地相比,它是幸运的,应该感谢这片地的主人,他一定是位对土地怀有深深感情的农民,惜地、爱地,才给了已经撂荒多年的土地一片绿色,这应该属于土地本有的颜色啊。
这片麦地的一边就是劳务市场,每天,许许多多的农民都来这而聚集,天不亮已经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太阳还没出来呢,就渐渐散去,下了市。那些找不到活得少数人还在那儿等着,有时一等一个上午,无聊了,就这儿一帮,那儿一帮,围在一起打皮克,嘻嘻哈哈,热热闹闹。可是,谁也不愿意到看那片麦地一眼,只有看到招工的来才一哄而起,围上去,七嘴八舌的说着,合心意了就爬上人家的车,被人家拉走,剩下的继续等着,东张西望。
哦,剩下的都是些身体瘦弱、生得矮小或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他们本该是土地的主人啊,却抛弃了土地来这儿干劳务。
我很想到那片麦地去看看,想了很多次,就近在咫尺,却从没去过,只是站在窗前望望。忽觉得心里就有些愧疚,几年了,我是不是和土地也隔离了,怎还埋怨这些农民呢?对了,有娘的时候,每次回家,还到娘的开荒地看看,帮娘干些活。娘走了,这些年里,我连娘的开荒地都懒得去看一眼,看啥呢,光生出些悲伤。
世道变了,土地的收入已经满足不了人们的需求,只拿它当个添头,而在富人的眼里,土地却身价倍增,他们剑走偏锋,钻政策的空子,百多平米的一栋楼房就换走了农民的土地和宅基地,名曰“合村并居”。
农民失去了地,劳务成了他们的主要的经济来源。说得更直白些,富人圈了土地,再顾这些农民为其打工,是不是这样呢?这怎就和奴隶社会有点儿相像呢?好像有点儿偏执了,给富人扣上了不仁的帽子。其实,我极力否认自己这种看法,和社会上流传的仇富心态一样,这很不对。再说,征地基本是政府的行为,政府是咱农民利益的守护者、是人民公仆呀,怎会坑咱农民呢?
我否定自己的想法,可一些事儿又和想法同辙,就不愿意去想了。想也没用,就说面前这片地,多少年了,都是这样,要不是这片麦地点缀,谁还知道这原先是一片好地,种棉花、种麦子,种啥都有好收成,那些年里,农民可指望这些地呀,现在不稀罕了,因为粮食不值钱了,扣去成本,剩不下多少东西,还不如干十天八天的劳务赚得多。
愿不得这些农民对土地视而不见,又不值钱,谁还稀罕这个。这是土地的悲哀吗,倒不如说是咱农民的悲哀,农民,土地是根本,是保障,现在失去了,变成了楼、城市和工厂,民以食为天,土地没了,以后,子孙后代吃啥呢?
    是不是杞人忧天?我自己却笑不出来,这片种上就没人管的麦地给了我太多的联想。应该不是没人管,小雨里,一男一女出现在麦田里撒肥,这应该是麦地的主人吧?不禁使我想到以前的老家里,越是下雨,村里人越是往坡里跑,牵着耕牛,扛着肥料,谁得干劲也十足。雨天里,我曾经和娘在玉米地里撒肥料,那时真好……
                           王子营
                     二〇一七年四月十一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青年作家网论坛 ( 湘ICP备09028538号 )

GMT+8, 2018-9-23 18:49 , Processed in 0.20501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