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家网-最专业的副刊投稿软件-网上投稿-投稿系统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78|回复: 0

美丽乡村系列——连心路

[复制链接]
王子营 该用户已被删除
王子营 发表于 2017-4-28 16:4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丽乡村系列——连心路
    桥子村和郑家村相隔不过一里,村里铺柏油路很多年了,就两村之间的这一里多路没有铺,还是一段土路,路上两道深深的车辙,路面疙疙瘩瘩的很不好走,还比原来窄了些,骑个自行车、电动车啥的还勉强行,要是三轮车就得小心了,弄不好就得陷到车辙里,必须推着走。这条路可是桥子村下洼的必经之路,春种秋收啥的,都走着条路。这条路的所有权应该属于桥子村,因为路两旁都是桥子村的地。这条路对郑家村来说也很重要,出行、赶集都从这儿走。听说村里道路硬化时,两村里还协调过,因为出钱多少的原因没达成协议,最后,就撂下了,路还是土路,还是难行,从古到今,保留了原来的样子,甚至比原来更难行。
    是的,两村的关系一直不好,生产队那会儿,拉豆子的车曾经被郑家村抢过很多次。为此,两村经常发生械斗,锣声一响,那就是报警,村里男女老少举着杈,拿着镢在民兵连长的带领下,冲到郑家村里,夺回被抢的马车和豆子。那时,村里都有枪炮的,民兵连长冲在头里,哒哒哒一梭子子弹打在天上,那是壮威,男女老少喊声震天,那是造势,最激烈的一次,还发生了流血事件,民兵连长不小心被人家一二齿子撾破了头,顿时血流满面,昏了过去,郑家村的人一看出了人命,顿时一哄而散,都跑进家里顶死了门,醒过来的民兵连长吃了大亏,不干了,瞪着血红的眼睛,把小钢炮架到了人家大门口,非要抓了人家枪毙不可。最后,还是公社武装部及时赶来制止才没出更大的乱子。从此,两村结下了梁子,很多年里,桥子村的闺女不嫁郑家村,郑家村的闺女也不来王家村,这条路被毁了几次,还在两村搭界处挖了沟……
一段时间里,洼里种地就不走这条路了,转西边,尽管远,不方便,不过多费些功夫,还能行。郑家村可吃不住劲儿,出门、赶集,这是必经路,一下子堵了路不让出来了,时间长了,谁也受不了,就去公社找,公社主任几次到村里做工作,路才算又通了,两村人都可以走,可关系一直不太好,时不时磕磕碰碰,闹些矛盾。
大人们不和,孩子们也掺和进来,每天下午放了学,两村的孩子就在村界开火,互相谩骂,还用土坷垃相互攻击,直闹到坚挺联产承包责任制,地分到了各家各户,不但是大人,孩子们也没空再做这些无聊的事儿。可路依旧不好走,没分地时,每到秋麦二季,村里还用推土机平路,好走车运庄稼。等分开了地,村里也不管了,于是,很多运庄稼的车就会陷在车辙里,一堵一大溜,让人心里窝火,可又不知道冲谁发火,地都分了,生产队解散了,村委勉强维持着个壳,也处停摆状态了,找谁去。
这条路不好走,人总是有办法,又在村南坟地旁走出一条路来,这儿是盐碱地,就是雨天里走也不泥泞。于是,郑家村人平日里出门、赶集又从这儿走了。只是路窄,还隔着东沟,空行人走行,骑单车过沟也勉强可以,但是,三轮车就过不去了,还得顺着东沟沿回到原来的老路上,就是这样,也比原来的路好走些。
南边的这条路最近几年我才知道的,以后,在东沟上下了管道,搭了一座简易的桥,拖拉机啥的就能过了。两村人好像也忘记了仇恨,忘记了祖训,女嫁男娶的,又通婚了,没有谁再非议。无事闲聊,当时村里民兵连长头上两道明晃晃的疤痕,说明两村以前的冲突,说起来往往还成了笑谈。很少回家,我不知道当时的民兵连长是否还活着,就是回家也没人跟我提起,我也不好意思问,毕竟不是啥光彩的事儿。
清明回家上坟,坟前的那条小路被翻起来了,一问才知,这儿要修公路了,两村连接,不但这条路,还有北面的那条路,都要铺油,是民生工程,上面拨的钱,全县里村村都这样,海子说着,一脸的笑。我听了心里也很舒坦,看来,“让改革成果惠及民众”不是一句空话啊。
跪在娘的坟前,我轻轻的和娘说着,这儿要修公路了,以后来这儿就方便了,这儿也不再孤寂了。一旁添坟的卫东以为我又要失态,忙过来劝慰。我低声说了句没事儿。看来,卫东也累了,蹲下来跟我闲话,说些村里的事,村里盖了养老院,老太太们怕给儿女丢人还没愿意去的,现在,村委驻村的第一书记说了算等等,最后又说到娘,按辈分他叫奶奶,说娘有个病啥的很能忍,不想大奶奶,感个冒都把孩子们叫回来,非要上院,很能治孩子们,村里人都说她呢。以前,我也嘲笑过大娘,从年轻就装病,啥心脏病啊、心绞痛啊,把大伯吓得天天小心伺候着,如今,大伯走了好几年了,她还好好的,越活身体越壮实了。现在,我倒是觉得她有老主意,羡慕她了。
卫东又和我说起合村并居的事儿,吆喝了很多年了,也不知怎样了。他是向我打听事儿,以为我在外面听到的信儿多。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合村并居,还有啥土地流转等等的新鲜事儿,到底怎么个事儿,天知道,我和他笑说着。又说到眼前的这条路,国家有钱修修路啥的,比吃喝了强。
我知道,国家反腐,深得民心,凑在一块儿光议论这些事呢,还有中央下达的八项规定,堵住了很多当官的嘴,截断了很多当官的腿,大快人心,也有消极的说法,明着吃不行偷着吃呢,都隐藏到偏远村子里,找都找不着……
添坟的人多,谁见了也打声招呼,一会儿就集聚了七八个人,还有路过认识的郑家人,停下来打招呼。我笑说着,这条连心路修起来后,两村不再有隔阂了吧?于是,你一言我一语,都笑说,都是老黄历了,谁还记得这个,也没那个心思了,你看看,也就是清明,今儿村里人多,平日里,各忙各的,光剩些老人孩子在家里,谁还有那些功夫打打闹闹的。再说,一时一时啊,那生产队那会儿阶级斗争为纲,现在是改革开放,发展经济,谁没有谁难看,除非脑子不正常,再去翻腾那些事。说着说着,嘻嘻哈哈,都当成笑话……
现在好了,两村人亲着呢,这路一通,就更亲了。
                                王子营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八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青年作家网论坛 ( 湘ICP备09028538号 )

GMT+8, 2018-9-23 18:46 , Processed in 0.14700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