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家网

首页 > 好书推荐 > 正文

有限的清单 |《幸存者笔记》

《幸存者笔记》,马启代,著,中华百科出版社2020年。定价:49元。喜欢的请加马启代微信:maqidai1,添加请注明:购书。有限的清单 |《幸存者笔记》献诗作者:马启代一只有我,和夕阳一个躺着,一个站着一个要降落一个正在升起偌大的人间这两个高大的事物流淌着光的声音二冰还封着光是游魂我是另一个游魂我在地上走黄河在地下走我把冬天丢在身后黄河把一片一片陆地推向海洋三见到门前的小湖我自己就荡漾成了大海缺少一望无际我用梦想去弥补缺少齁咸的味道我用眼泪来调和无风也掀动我中年的蔚蓝四靠山住着也是被山生出来的却总不能扎根因为总从石头里听到风暴因为魂魄里老是坏天气所以总是漂泊客居诗行里积攒下越来越多的雷电五还有雪,还有麻雀满世界都沉默着或欢腾着闹市我已经穿越过了在这无边的田野我的每一次喘息都被记录六赐我黑暗的也赐我光明走过黑夜的人满身星光的碎屑多想与大地一起醒来冰凌花在报春我是开满百花和鸟鸣的神七不知道都去了哪里——我说的是照耀过我的人和事以及伤害过我或正在护佑和鞭打我的我都怀念、宽恕,为它们祈祷多么美好啊活在苦难的人间,温暖而幸福八热爱生死亡便让人迷恋我所爱的先哲,包括师友一直与我同行我所期望的,已经到达只有远处的或者更远处的人才能看清九一切被埋葬的都可以安息了太阳筋疲力尽惊慌失措的只有风它们阅尽繁华和凋落却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吹我仿佛吹到我就吹动了世界仿佛我在思考,世界就不安十必须忍住天空已经在发亮“美好的仗已经打完”无底的深渊仍不见底站在这黑白交替的时刻乌鸦和布谷同时在歌唱该写的诗篇却还没有结尾2020年暮春明夷斋  后  记  马启代/文  五六年不出书了,因为出不的、出不来。  在这个诡异的庚子之年,闭关在家做不了其他事,常常翻阅旧作借反刍时光度日,不免萌生结集留存的冲动。恰逢机缘巧合,《诗证2019》面世不久,刚刚编竣诗集《失败之书》(上、下),又来编这本《幸存者笔记》,其实这本诗集的第一个名字原定为《愚人之诗》,继改为《投名状》,终冠为《幸存者笔记》,内心是五味杂陈、波澜壮阔的。是的,或许我们都是幸存者,都只是幸存者。  全球瘟疫肆虐的大背景,当下特殊的政治文化生态,个人无奈无助的生存实相,让我深刻地体会到个体的无力。原来我认为自己或许只是一只不得不与石头对峙的鸡蛋,后来不断发现自己以及绝大多数同类,的确不过是“韭菜”甚至“杂草”,在灾难和不幸中,只能充当那些自觉或不自觉的“代价”。但我从未放弃作为一只鸡蛋的努力、独立和责任,当然也收获着由此带来的窘迫和恐惧。  我恐惧,所以我写作。站在尊严和人性的基点上,站在弱者一边,始终与人类业已具有的美好而高贵的品德、价值和精神看齐,而不是相反。这样的写作,让我得以找到并拥有烛照黑暗的灯火、面对邪恶的勇气,让我的每一个字、每一行诗句都澎湃着哀痛的力量。我希望我的诗句速朽,如果那些让它们不得不存在的腐朽邪灵死亡。那样的未来,才是自由和幸福与我们同在的时刻,那时将没有也不需要我这样的诗句,那时我将写下阳光般的赞美,并为之欢呼、歌唱、舞蹈。  但我现在仍然不能轻易放弃作为一只鸡蛋的努力、独立和责任,虽然由此带来的窘迫和恐惧更不会轻易消失。不过我坚信这正是作为一个人和他的诗所存在的意义。看一看、想一想还有多少荒谬的理论被奉为圭臬、还有多少道貌岸然的小丑端坐庙堂、还有多少善良的心灵被谎言蒙昧……“为良心写作”的文本实践,就是我坚持唤醒和捍卫的写作见证,就是我忠实于自我命运体验的自觉反抗,是拒绝精神退化堕落的灵魂记录。  非常遗憾的是,作为书名的《幸存者笔记》那类诗并没有收入,作为大言不惭地自诩为诗人的我,自认为那部分诗作代表了我至今到达的最满意的高度,但那些作品可能非常难读,不容易被关注和认可。我一直在寻求诗学上的知音和美学上的突破,而这,可遇而不可求。这一次,又狠狠心没有收录。而其他一些驳杂的存在,也是活着的记忆,哪怕仅仅对于我自己、极个别人,或这个大变局的时代,不喜欢的尽可翻过……  时间在继续,我绝望并希望着。  感谢所有愿意阅读和不愿意阅读我的人,我们同在。  权为后记!  2020年6月19日星期五明夷斋  马启代简介:  马启代(1966——),男,山东东平人,“为良心写作”的倡导者,中国诗歌在线总编。创办过《东岳诗报》等民刊,出版过诗文集26部,作品入选过各类选本200余部,诗文被翻译成英、俄、韩等多国文字,曾获得海内外多种奖项,入编《山东文学通史》。  【编后】  已经不能确切记起何年何月、何时何地认识的马启代兄,只知道自从认识马启代后,我到山东的次数多了起来,基本一年一次,因为马启代创办了一个“《山东诗人》年度颁奖典礼”,《山东诗人》也是马启代以一己之力辛苦筹办的。现实就是这样,有的人养尊处优安享荣华,有的人辛苦奔波为人做嫁衣,马启代就是后者。马启代为人耿直、仗义,有正义感,他开始写作后便提出了一个响当当的概念,“为良心写作”,良心本来是人之为人的底线,于今却成稀罕物,实为悲哀。马启代的诗歌写作便是以良心之眼观照现实、呈现现实,他的诗不回避现实的苦难,不忘记底层百姓艰难的诉求,他认为,诗就是见证因此他为自己的一本诗集取名《诗证2019》。当他在诗中写到,“马启代是一位诗囚,他要启发一代,写汉诗十九首”时,他实际已清楚表明了自己的志向——在汉诗中国做一个启蒙者而非蝇营狗苟者。2018年12月13日至16日,马启代和我应《文化参考报》高世现主编之约,赴广西崇左扶绥参加东门吃茶雅集,返程后马启代写了《东门吃茶记》九首,一场修身养性的雅集被写出了灵魂暴动、被写出了铮铮铁骨,让我既诧异又佩服。自那以后我便开始关注马启代的诗作,凡微信所见,便点开阅读,总能有所感悟、有所触动。  2020年7月,马启代和李不嫁、雪鹰、叶德庆四兄弟有感于当下男人血性的稀缺,结成同好,以“爷”自称,是为“四爷”,我自然知道此处的爷是爷们的爷。庚子之夏,四爷同时推出诗集(马启代《幸存者笔记》、李不嫁《六十年代的男孩》、雪鹰《夏祭》、叶德庆《人间袈裟》)在微信上造成一股旋风,读读总序便知他们的心灵追求——  “四爷皆以现代文明理念铸造为己任,审时察世,坚持自由意志和独立人格,倡导真爱真性,力主以微弱之声唤醒和捍卫人性!所发之论,皆为心声,所书之言,均出肺腑。”  善哉,斯言!(安琪)来源:极地之境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3Njc0NDkzNA==&mid=2653498753&idx=1&sn=4a419aaf8b0e39ad323ac16901c242c7&chksm=84811c08b3f6951ed264730325328108a0a02c77d62f2b033e9c66a0602d20287d48fa8a9153&mpshare=1&scene=1&srcid=0802uN51FzIHldpx9b3FlIOz&sharer_sharetime=1596365719484&sharer_shareid=bfc5942203eb4f3eecca87d5dbfd7f6c&exportkey=AwQYOOhSi4xSyXFi9G%2BAwj8%3D&pass_ticket=MJBe%2BPo4jOZD9RAmylVeY21YrNB6aBzf6CBCXQPdNLMfym6amsGd72Xucj1DcPpe&wx_header=0#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