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家网

首页 > 好书推荐 > 正文

农民父亲题写书名——雍也诗集《血脉中的驿路》出版

农民父亲题写书名——雍也诗集《血脉中的驿路》出版70后蜀中诗人雍也的第一本诗集《血脉中的驿路》,由团结出版社于2019年12月出版,全国发行。杨牧以《有一种至美叫朴素》、凸凹以《一股清气:筋骨与衷肠》为诗集作序。诗集为32开本,8印张,设计别致,装帧精美。诗集主体由“筋骨志”、“山河传”两部分构成,收入现代新体诗90首。“附录”收入了13首旧体诗和李明泉、伍立杨、曹纪祖、蒋蓝、向以鲜、牛放、杨然、喻言、陈小平、彭志强、山鸿、陶春、易杉、印子君等14位诗人、评论家的荐评文字。邱笑秋、陈方仁、余茂智、刘斌等画家、书法家、摄影师为相关诗作提供了相应作品。作者父亲、农民书法家雍朝辉为该书题写书名。雍也,本名雍峰,男,生于1970年2月,四川渠县人,公共管理硕士。从事过教育、新闻、行政管理等工作。业余爱好文学创作,现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成都市作家协会会员。有散文、随笔、杂文、诗歌在《四川文学》《山东文学》《青年作家》《星星》《草堂》等专业文学期刊发表,有诗文入选《当代诗文百家》《当代影响力诗文作家文选》《四川散文大观》等。出版有散文杂文集《龙泉山笔记》、诗集《血脉中的驿路》。曾获“四川散文奖”等奖项。现居成都龙泉驿。链接1//诗人评论家点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必有诗歌绽放。这是一部有趣有故事、有情有意象的诗集。雍也写历史人物、写父母亲友、写龙泉风物、写所见所感,都融入了自己的史思哲思情思,写得轻松愉快而自然淳朴,毫无雕琢生硬之感。如“诗经里长满郁郁葱葱的爱情”、“失眠是河中桀骜不驯的木头”、“甄子场长得奇崛而硬朗”等诗,融入天性的抒情纪事,直击人心。他笔下的不少地方,也是我熟悉的,但我没能像雍也那样去诗情地发现和表达。这种诗意的陌生化营构是极其难能可贵的。我以为,雍也穿行在诗行中的是他宝贵的不为世俗所湮没的诗性和灵光。他笔下的文字铺排张扬,不拘一格,率性而为,形成了雍也独特的诗歌创作风格。——李明泉(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四川省文联副主席、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充溢着悲辛杂陈的人生况味、对于艺术发现的惊奇以及独到阐释、自然与人文深沉的礼赞、更有人间烟火的万千滋味……,生命意识和历史感、时空感辗转积淀,余味深远,感慨淋漓,这一切,缭绕在作者情绪哲学蒙络的字里行间,深郁宛转、浑然天成的高超表达“像花瓣在空气中四处飘飞熠熠生辉”——伍立杨(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当代文坛》原主编)雍也的诗有风骨,有生活实感,有韵味,有节奏,有自己独特的表现方式。那些通过历史人物和现实人物刻画所表现出来的诗意,尤为引人注目。见出其学养支撑的创作底蕴和生活给予的创作灵感。而写家乡与龙泉的诗,深情、自然、形象、也给人以美的感受。他不玩弄技巧,不跟风而为,在当今浮华的诗风中,避免了同质化,从而显现出自已的品位。——曹纪祖(第四届、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评委、四川省诗歌学会会长)在我心目里,诗歌大体有两类,一类是旱地拔葱式的,渴望在云端放置自己的眼睛来俯视大地;一类是回到大地深处,渴望把那些匿名、匿身的事物,尽力托举起来,成为天地间不可或缺的组构!雍也在散文与诗歌之间侧身而立,在全力俯身大地之余,他托举起来的事物,不但有土地蕴含着的全部气质,更有巴山蜀水的厚云与哀痛,以及他从历史凹陷处掬起的眼泪!我喜爱这种对大地的歌吟!——蒋蓝(中国作协散文专委会委员、四川省诗歌学会常务副会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灵原点。这个原点常常是故乡或对其一生产过过深刻影响的场地。美国作家福克纳(Faulkner)的原点是一个名叫“约克纳帕塔法”(Yoknapatawpha)的地方,实际上就是作家的故乡“邮票般大小”的密西西比州奥克斯福 (Oxford)。诗人雍也的原点似乎并不在他出生的川东渠江,而在成都龙泉驿。当然,这条让诗人行吟不已的驿路,还指向了更为辽阔的世界和人生驿站。雍也拥有多重身份,但最重要的是诗人和学者,这也给他的诗篇带来灵动的“气韵”、思想的“骨骼”和雍容不迫的“俊朗风神”。——向以鲜(诗人、四川大学教授)《血脉中的驿路》让诗歌语言具有行走的错觉,鲜活而生动。诗意的光芒照耀的并非驿路驼铃落日,而是东山下客家的袅袅炊烟。由是盘点后的驿路岁月融化了词语,成为春天草木的气息。——牛放(四川省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四川文学》杂志原主编)当一个驿路行吟者能够在某一特定瞬间鹤立鸡群,返回自己多情多义的内心,面对事物人物既从容旁观又专注考量,以别样的文字记录下他的所感所思,他没有违背灵魂的牵引,亲近了诗歌,从而能够在诗经里独特体验郁郁葱葱的爱情,以其他人无法替代的的方式忆念和感知诸意诸象、诸趣诸悟,他完成了另一个自我的确立,将自己与世界的多端融合进行崭新命题和表述,凭此表达意义和呈现价值,他的文本值得大家阅读与关注。——杨然(诗人、《芙蓉锦江》主编)雍也的文字亦庄亦谐,雅致与粗暴交融,自成一格。每首诗都有故事、有生活、有趣味,行云流水,大起大合,自由纵横,不学院、不匠气、不拘泥于形,带着天生的野性。这个没被各种主义污染的天然诗人,刀法细腻,把现实切割成片,洞见了细节与真实。——喻言(诗人)一看书名,便知雍也并非生长于斯。而细读其诗文,却浸透着他对龙泉驿这片热土的深情热爱和眷恋。他用朴素、真挚、白描的手法,抒发着一个直将异乡当故乡的“漂泊者”且行且歌吟的内心情感。他的诗,虽没有文人士大夫惯有的乡土情怀,但却让人深切地感受到了他内心浓浓的乡情,这是一种找到了灵魂栖息之地的透悟与洒脱,是一种更为博大的胸怀。必须指出的是,他的诗大多撷取的是自己生活的片段,或叙述,或抒情,都无不洋溢着浓郁的生活气息,既诗意盎然,又颇接地气,读来让人倍感亲切、耐人寻味,这就让他的诗与一些风华雪月、无病呻吟区别开来,而凸显出其作品的生命力和艺术价值。——陈小平(诗人、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雍也,一个性情的人,写诗和为人一样充满了性情。其名,来自于孔子《论语》雍也篇,这似乎注定他身披了孔子弟子的哲思外衣。然则其诗,实为感性之酿,不论是写人、记事、咏物,皆是随心而走。《血脉中的驿路》便是他在龙泉驿边走边唱的一曲咏志的情歌。——彭志强(成都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成都商报文体部主任)人间温暖、五谷气韵、河山万物、连我筋骨;雍也的诗无一不得之于诚、得之于真。这是一个不屑于“讨巧”、完全按照自己的写作路径前进的诗人;他不是一个“造句”的“诗匠”,他是一个真正的诗人。——山鸿(诗人)在四川诗界,雍也诗写话语的沉静与罕有低调有着诗如其人般的大地品质:坦荡、磊落——无碍的视域,以至他能清晰看见:“筚路蓝缕披荆斩棘的祖先/传递而来的星辰的光芒”(《三十年前的目光》)——稳沉、厚重,正可谓,再“单薄的茎叶/也要捧出至美至纯的果实芬芳”(《泸沽湖上荡漾的奇美花朵》)。诚然,大巴山与龙泉山脉弯曲划向天空遒劲、硬朗而又柔力漫射的峰线,交织在拥有两个故乡的他的笔下,令他的表达在兼容并蓄(古典•现代)的多维叙事语境中获得了毫无违和之感的字词张力与自在生机。同时,我注意到,在这部诗集中,对灵魂故土与家园的热望及世界性乡愁的具象抒写,构成了他笔下最为扣人心弦的景观:“灵魂早已返回故乡/骨头还在遥远的路上。”(《回乡之路》)——陶春(诗人、评论家、《存在》主编)雍也的诗歌仿佛就是民俗与地理的抒情,平凡、简单的日常性,家常一般的叙述,独白与倾诉,为我们展示了生活的百味。起伏的语势,记忆与经验,倾注了诗人一颗悲悯和趋善的心。雍也诗歌的触角深入历史传统和本地诗性勘探,作为对时间遗忘的抗争和瞬间命运意义的审美,这样,雍也的个人书写是有效的。——易杉(诗人、评论家、《圭臬》主编)雍也的诗忠实于自己的真切感受和体验,语言朴实,情感浓郁,在不动声色中具有撼人心魄的力量。显示出一位诗人独特的洞察力、领悟力和想象力。——印子君(诗人)链接2//《血脉中的驿路》后记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这首《定风波》体现出苏夫子竹杖芒鞋气定神闲、潇洒来去笑傲山野的气质风采,表露出惯看秋月春风、安然自在的意趣情怀,显示出淡看祸福荣辱、直面人生风雨的豁达胸怀气度,折射出和光同尘而又超尘拔俗、入乎其中又出乎其外的品位格调,让人羡慕、令人倾倒、使人着迷,其生命境界和艺术境界均让人心向往之,印证了王国维先生在其《人间词话》中所谓的“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固有高致。”这首东坡词是我最喜欢的词作之一,所以差点在未征得先生同意的情况下,择其句作书名。呵呵——顺便说一句,这句网络流行语据说也是他老兄最先发明的,呵呵!这本诗集中的诗当然算不上有境界,但不妨我的写作和人生中有此追求。这本诗集主要内容为以龙泉驿为基点,对故土家园(巴山渠水)的回望打量,对山川风物的流连品读,对人生世相的关照体味(另有少量青年求学时代的作品)。力求传达出人性的真诚与美善,体现出对生活的咀嚼和思索,奉献出对家国的歌咏与情义。凸凹先生说,诗有神性,将比宗教生命更长。我深以为然!因为诗歌集真善美于一身,自有光芒,自有风度,自有魅力,自在人心,不容亵渎,不容轻慢,虽然它已生不逢时,甚至不合时宜,不被待见——当然,其中也有诗歌江湖一度被种种原因搅如诗歌浆糊,有待正本清源之故。顺便说一下对当今诗坛的一点感观。新诗经过百年的打磨沉淀,已卓然成势、气象万千,名家大家辈出,佳作名作频现,且呈融合创新掘进的势头,正如诗歌评论家谭五昌的结论:“中国新诗整体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百年新诗的光荣与梦想》,见《当代文坛》2017第3期),颇值欣慰欣喜欣赏。但对诗歌中出现的两种走向我个人是不大认同的:一种是言之无味甚至味同嚼蜡且无思想、无内涵、无感情的口水诗;一种是远远背离诗歌之歌的传统,完全不讲音韵,语言节奏语势上实际只是散文(不是散文诗)的分行书写,简直像失去女性特征之美的女人——虽然其中的一些诗人和诗很好,名气很大,影响很大,贡献很大,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作为诗歌公民有不认同这一点的权利。如有冒犯,还请海涵——我的意见是:诗歌应该是美的(这当然包括对假恶丑的鞭笞),诗歌应该是可以“歌”的(即有一定的韵律的,所谓“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有诗歌自身“性别”特征的)。“门外诗谈”,个人陋见,不一定对,还请方家指教。特别声明:我不是诗人,仅仅是一个资深的爱诗之人,实在要鼓励我、高抬我,我愿意被称为“来自基层、来自泥土、来自人民的草根诗人”;此外,也有人好奇地问:你是怎么在那么繁重的工作中保持诗心、在平淡的生活中发现诗意的?我笑答说:这些业余时间创作的诗歌是我用“神经分裂”的方式创作的!因此,水平浅陋之处,敬请读者海涵!特别表达:这本诗集除了献给生我养我的故土家园外,还要献给助我成我的爱人宋兴琼。没有她的奉献牺牲,没有她的支持认同,没有她的欣赏激发,没有她的真善美唤醒我沉睡的真善美,没有她营造的丰美环境、诗意氛围,这些诗歌的种子就不可能发芽,更不可能破土而出!特别致谢:杨牧、凸凹先生惠赐佳篇,对本书给予高屋建瓴、纵横古今、黄钟大吕、鞭辟入里的评论,李明泉、伍立杨、曹纪祖、蒋蓝、向以鲜、牛放、杨然、喻言、陈小平、彭志强、山鸿、陶春、易杉、印子君等知名评论家、作家、诗人点石成金、画龙点睛的评点鼓励!感谢著名唐诗研究专家、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周啸天教授为本书惠赐墨宝,诗人向咏梅对“古韵新声”中几首古体词在音韵上的指点,邱笑秋、陈方仁、余茂智、刘斌为相关诗作提供了相应书画、摄影作品,我的父亲、农民书法家雍朝辉为本书题写书名。此外,在本书校对、编辑、出版过程中,凸凹、印子君二位诗人给予了诸多热心指点帮助,甚至“娃儿”是我“生”的,“名字”是他们取的,在此一并拱手谢过!雍也二0一九年五月五日链接3//《血脉中的驿路》目录【序一】有一种至美叫朴素/杨牧【序二】一股清气:筋骨与衷肠/凸凹一、筋骨志1.我们的孔夫子2.诗经里长满郁郁葱葱的爱情3.回到诗经4.三十年前的目光5.青黄不接时的母亲6.三兄弟7.巴倒烫8.夜半猫声9.周婆婆的半个人生10.惊起11.六弦琴12.青春琥珀13.二舍31514.淹没15.当月光爬满你的小屋16.徘徊于你的花园17.那一片月光18.你还在那道田梗上走着19.色彩斑斓的日子20.绿色低碳的婚礼21.你一睁眼22.献给孩子23.在理查德.克莱德曼钢琴演奏会上24.成功地失败25.舒醒的裁缝26.一个不彻底的唯物主义者27.与父亲通电话28.拜托贵国人民29.荡漾在故乡黎明的羊水里30.草狗儿要回老家修房子31.看望一位弥留中的老人32.在阳光的指缝间读久违的诗33.安宁34.凌晨听鸟35.唤醒36.美妙的哭声37.秋日黄叶38.四月的一个黎明39.星期天的楼顶小花园40.五十米长的清晨有许多美好41.平凡的日子和生命也可精彩绝伦42.蓝云43.云端看云44.犹豫片刻之后45.意见46.读杨牧47.读张新泉和他的诗48.熔岩或凸凹诗49.诗人崔哥50.观潘存勇画展51.白德松魏晋人物52.无尘之乡53.白桦走了54.赵树同55.致流浪大师及其追随者56.致某国元首57.漂洗58.失眠是桀骜不驯的木头59.致缪斯的女儿60.静夜思61.缤纷烙印62.奶奶二、山河传63.在东山64.百工堰65.甑子场66.涌入江西会馆的阳光67.在宝胜村68.桃花三章69.穿过雾霾遥望桃花70.望见朱桃椎71.龙泉山天池72.夕阳下的村庄73.汉阙三章74.破土而出的城坝遗址75.站在古战场八濛山顶76.老院77.故乡的春节78.小河79.大雪80.小镇街巷81.大巴山妹子82.泸沽湖上荡漾的花朵83.我看见卧佛院的一体两面84.车行回乡欣见85.崇州听蛙86.丹景山87.从九寨沟载回一车歌声88.卧龙看熊猫89.三星堆90.安吉印象附录:1.古韵新声2.诗人评论家点评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