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家网

首页 > 文学原创 > 评论 > 正文

李勋点评施施然诗歌

李勋点评施施然诗歌《想和你在爱琴海看落日》(外二首) 
  张家口:堡子里
 
  施施然/文
 
  很久以后我走进堡子里
  落日很圆。二十年前的秋天
  还停在明代的灰屋顶上
.
  良人出征了。去读书,去贩马,去做官
  清白人家的妇女
  脸上多了几粒雀斑
.
  定将军府还是那么威严
  朱红大门上铆钉喑哑,不屑于
  与后人讨论
  时光的兵荒马乱
.
  这一生,无非就是一场出走
  从前清走到民国
  从少女走到苍凉
  从爱,走到不爱
.
  而挡在铜锁外面的人,仰起头
  看一群麻雀在电线上起落
  如果继续走,她需要友人
  备下一壶老酒,压低胸口聚集的热
 
  李勋点评:堡子里是一座神秘的宫殿,藏着春花和夏露,藏着秋霜与冬白,藏着一些不可名状世事的风云。设想当一个人,若干若干年后,陪着一轮落日走进去,就会看到前世一个廓坊清晰的自己。月色清朗,星星闪亮,日光浑然,可几十年前的那个深秋,一切却都不是这个样子。
 
  沿着那个年代呈现的一道城墙和大户人家的四合院,一个人骑着他的俗世梦想出征了,无论是赴学就读、耕种贩马,抑或去衙门当官儿,他留给勤劳朴实和善良的那个女人,是一道日月沧桑和风烟凋落的苦,那心中的蓝田也长满了类似的葛藤、花斑和水痘。

  可不!岁月老矣,时光远走,一把穿越时间的铜锁早已打不开了,戒备森严的定将军也只能被一道刷过朱红油漆的大门铆住,还有什么可讨论的呢——那些荒芜的庄稼、草地、田亩和被抽空的烟树岁月?
 
  清人们开始走向民国还有后来的日子,这年年岁岁,无非是少女走向暮年,青涩走向了枯黄,热恋走向了陌生,当仰起头看到从前走过的道路,也像一条缘到尽头的白链锁住了不愿言说的前世今生,她们的命运如同一群寻找宿命的雀鸟在一根电流生动的线谱上走起,她需要电杆的搀扶,她需要灯塔的照亮,她需要在收工时你温热的一壶老酒,不是压低而是必将提升胸口聚集的那些热度和能量,并全程照耀有光的那些日子。
 
  在张家口,这一次言说落霞不为别的,只因为一个超然诗人的意象独特、寓意深刻、诗艺伶华的诗歌,而落下某一天一粒太阳升起的棋子和日子过往的一个生动的筹码,再不需要莫名的彷徨与悲伤吧,亲您也懂的。
 
  写给庚子年落花
 
  施施然/文
 
  再次看见它们,这些
  长着桃花、棠棣、丁香、玉兰样子的
  花瓣,平行地堆积在草根和
  裸露的湿土地上
  它们艳丽的小身子,不久前
  才纷纷立上枝头,向着虚无空中
  努力喷吐新鲜的青春
  三月柔风吹动冷硬的树枝
  花影重重叠叠颤动
  你不眨眼睛看着这一切
  几乎相信,下一秒
  有一朵就会振翅飞起来
  仿佛阴郁冬日里释放而出的心
.
  我愿意将它们想象成那些
  在2020年的夏日到来前
  脱下了沉重肉身放飞的孩子
 
  李勋点评:这是怎样的一个年份,那么多处在花季年龄的生命一夜夭折,春花刚刚吐绿,桃树刚刚萌芽,小草刚刚嫩青,丁香刚刚吐芯,万花丛中忽然暗淡的光泽,有一种痛深深刺向人们的伤囗。
 
  一片片不幸的花瓣纷纷落下,一根根惆怅的枯草平地堆积和躺倒,这些枯败、疲惫和瘦弱的身子呀,几天前还鲜活在人们的视野里,这些多么芬芳和令人艳羡的小生命,只因新冠疫魔的偷袭,一下就结束了它们立在枝头上的青翠,向着虚无飘缈的领空拚命地呐喊。
 
  不管短暂的伤痛,怎能撕扯本来的宿命;不管沦落的草莽怎样荒乱摇晃,一切的毁损盖不住我们新生的珠露,一个真正逆行春天的到来,喜迎这日子鲜亮的新一天,像火神一样喷吐的青春,把那些三月里轻盈拂动四月里朗朗复苏的冷树扶起,招展一些重重叠叠留疏的美丽花影,只一个轻轻能动挥手之间,就很快捕获了忧伤,在幸福即快到来的那一刻那一瞬,我们像那朵朵坚强不屈护春的花儿油然飘逸起来,有一种香飘飘的使然在命运的籍口蝶彩,它的翅膀真的驱散着阴霾,托起了一颗颗放亮的心。
 
  我无比快乐飞翔的想象,也就这样在它们心空振翅高飞,在庚子年的夏日到来前,在这生命烙下最深印记的时刻,我的千千万万在草绿天蓝时放飞新生命风筝的孩子,把那些套上精神枷锁的沉重的肉身快快甩下吧,大原上又疯似地重新生长着此刻新的向往和美好的憧憬,一道鲜亮的晨曦重新张开翅膀飞翔起来,像那些紫燕般呢喃耕读的孩子呀你不再是落花。
 
  想和你在爱琴海看落日
 
  施施然/文
   
  是的,就是这样
  把你的左手搂在我的腰上
  你知道我愿意将最满意的给你
  手指对骨骼的挤压,和海浪的拍击
  多么一致。在爱琴海
  你是现实。也是虚拟
  海面上空翻滚的云,生命中曾压抑的激情
  像土耳其葡萄累积的酒精度
  需要在某个时刻炸裂
  相爱,相恨
  再灰飞烟灭。原谅我,一边爱你
  一边放弃你
  鲸鱼在落日的玫瑰金中跃起
  又沉进深海漩涡的黑洞
  那失重的快乐啊,是我与生俱来的
  孤独
 
  李勋点评:无数次叠加想象,多少回在大脑里萦回,爱琴海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从童年心中海水涨潮时的那道碧蓝放飞开始,到一直追寻日子探究日子的某些使然,爱琴海迷人的风景,岁岁年年就这样在我不断渴求的涌泉中渐次生根。
 
  爱琴海梦里千回百转,为了那个人,为了一件物事,为了生命中必须要找到的一个欣然牵手与重逢,我们携手一起跨越经年来到你的身旁,不管雨雾冰雪是否也还阻挡在踏行的路上。

  把你的左手搂在我的腰上,把你的脸颊贴近我的耳鬓,我更愿意你的手指对我的骨骼的挤压,那些海浪轻轻的拍击,把虚拟至现实的梦揉和在一起,把那些游动于海面上舌尖亲吻碰触乃至翻滚的云朵,压在你青春激情满怀的胸膛,即使那么多上升的酒精度在某个时刻炸裂,我依然愿意像海浪献给大海一样,把一切爱恨交加和血浓如水的骨骼挤进你的血液,哪怕把自己染成血色的黄昏,我依然爱你依然愿意和你成为一道海岸的风景线,哪怕最后于沉进深海的漩涡中,把踉跄的自己撞击成落日玫瑰失重的黑洞,我愿意承受这样撕扯的宿命,我愿意品尝这样与生俱来的清苦,我还愿意把那首海浪轻拍的歌唱成一座孤独的岛屿,这一切都无妨吧,只要这一首“想和你在爱琴海看落日”的诗陪伴就足足可以。 
   作者简介:
 
  施施然,本名袁诗萍,诗人,画家,主编《中国女诗人诗选》,中国作协会员,河北省文学院签约作家,著有诗集《唯有黑暗使灵魂溢出》等4部,曾获中国十大女诗人奖、河北省文艺振兴奖、《中国诗歌》十大网络诗人奖、《现代青年》最受欢迎青年诗人奖、三月三诗歌奖、张坚诗歌奖主奖等,诗作被译为英、法、阿拉伯、瑞典、罗马尼亚等多国语言发表,诗歌、小说、散文发表于《中国作家》《人民文学》《诗刊》《十月》《钟山》《文艺报》等国内外报刊,国画作品多次入选画展或被收藏。
 
  评者李勋,男,原名李双全,本名李勋学,鲁院电力作家高研班学员,中国电力作协和湖北省作协会员,武汉市新洲区作协副主席,受邀担任《诗人周刊》副主编。先后在《诗刊》《北京文学》《星星》《脊梁》《长江文艺》《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南方日报》《湖北日报》等报刊发表各类文学作品千余篇(首),诗文被收录多种文摘和高初中课本读物,获《诗刊》等各类参赛大奖40多次,著有文集多部,创作多首歌曲唱红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