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家网

首页 > 作家采风 > 正文

杨佳:阅读传递真善美

杨佳。(主办方供图)

29岁失明,8年后考上哈佛大学,哈佛建校后第一位获得MPA学位的外国盲人学生,首届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副主席……57岁的杨佳说,自己的一生可以用6个字概括:读书,教书,写书。

日前,“中国阅读三十人论坛”秘书处揭牌仪式暨“阅读促进社会公平”主题沙龙活动在北京举行,旨在共同探索中国阅读,共同构筑美好的精神家园。在此次活动上,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常委、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北京市残联兼职副理事长杨佳发言并接受了《中国青年作家报》记者的采访。

问:您觉得阅读对您的人生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杨佳:书是人类最好的朋友。21年前,《北京日报》的《作家写真》栏目刊登了作家刘恒写的一篇《小杨教书》,他用6个字概括了我的一生——读书,教书,写书。

我从小爱读书,从书架最底层能摸得着的地方开始,拿到什么看什么,连蒙带猜地把家里的书几乎看了个遍。读书令我受益匪浅,我15岁考上大学,19岁成为大学老师,教英语系二年级的《精读》课。29岁,我失明了,顾城的诗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失明8年后,我考上了哈佛。哈佛的学生阅读量非常大,每一堂课意味着事先你得读不下500页资料,每天有读不完的书,写不完的paper,还要参加各种各样的学术活动……我如饥似渴、夜以继日地读书,成为哈佛建校365年第一位获得MPA学位的外国盲人学生。毕业10年后,我成为了获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校友成就奖”的中国内地第一人。

我就读的肯尼迪学院的最经典案例之一是“古巴导弹危机”。当年,年轻好胜的美国总统肯尼迪之所以能够冷静处理这场危机,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曾读过一本书“Guns of August”即《八月炮火》。由此可见,阅读促进世界和平,阅读使人类免于毁灭。正如海明威的那部小说名“A Farewell to Arms”(《永别了,武器》),人类当告别武器,但不可告别阅读。

问:您怎么看待“有声图书”的发展?

杨佳:失明彻底改变了我的阅读方式,29岁之前,我是在看书,29岁之后,我是在听书。我惊喜地发现,如今,爱听书的大有人在,听书正在引领世界出版潮流。

在美国,2018年有声书创收9.4亿美元,比2017年增长了25%,预计今年还将继续增长25%。在英国,2019年有声书增长了43%,创收达6900万英镑。在加拿大,有声书已经占了全部购书量的5%,而在2018年,仅占3.6%。

在中国,这个读者群体也在日益壮大,听书已不再是盲人读者的专利。如豆瓣上就有60本有关人才成长的有声书,喜马拉雅上也有不少青年人喜爱的有声书和节目。在美国,据调查,18岁以上的美国人今年平均每人听了8.1本有声书,而在去年平均每人听了6.8本有声书,希望我国加强对这一阅读新市场的研究、开发和引领。

问:您如何看待《残疾人权利公约》对于阅读公平的推进作用?

杨佳:我个人感觉,《残疾人权利公约》是特殊群体消除阅读障碍的最有力的法宝,可以有效维护阅读权利,推进社会公平。

作为首届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副主席和前世界盲联文化委员,我深知残障人士占世界人口15%,全球约有两亿多盲人都对阅读有强烈的渴求。然而,现状却是盲人出版物仅为一般出版物的5%,中国更是不足1%。

为落实《公约》第9条“无障碍”,为依法解决因版权限制给盲人、视障者或其他印刷品阅读障碍者造成的“书荒”,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世界盲联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为此进行了艰苦的谈判,最终达成共识,为这一特殊群体提供阅读便利,这就是2013年6月27日通过的世界首部以对版权的限制与例外为内容的国际条约《马拉喀什条约》。

2014年的全国两会上,我的《关于视障人士参加普通高考的建议》被教育部采纳,圆了昂子喻等视障考生的大学梦,这既履行了《公约》第24条“教育平等权利”,更标志着我国由教育公平到社会公平迈出了一大步。

问:疫情之下,您对于盲人阅读的卫生安全问题有何建议?

杨佳:疫情防控中,既要维护阅读权利,也要提升纸张及其制品的安全性,防止其成为传播疾病的途径。

盲人深度阅读的一个有效途径是阅读盲文,但盲文纸张极易吸附空气中灰尘、细菌和病毒。视障读者双手一旦触摸了受到污染的盲文纸张,便极易成为感染者并感染他人。中科院化学研究所宋延林研究员团队研发的纳米长效抗菌纸可实现高效抗菌,避免疫情期间的交叉感染。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阅读使人充实。阅读净化心灵,阅读传递真善美,推进社会公平。阅读不是一种义务,而是一种权利。我们要努力维护阅读权利,养成阅读的好习惯。